“一带一路”背景下,这些问题怎么办?

尊龙人生就是博旧版

2018-10-07

6月7日,“2017中国企业竞争力夏季峰会”在北京举行。

峰会围绕“一带一路”倡议大背景下,中国的企业如何提高国际竞争力,政府和金融机构如何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更好服务等话题展开深入讨论。 今天,小智就精选了几位大咖的精彩发言,以飨读者。

赵晋平:“一带一路”是中国给世界提供的公共产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部长赵晋平认为,一带一路建设确实不仅仅为中国,也为全球化注入了新的动能。

对企业而言,也带来了巨大的发展机遇。 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如何把握千载难逢的机遇,我们发现了三个关键词,一个是企业要有全球的视野。

从“一带一路”倡议本身看,它是中国向全球提供的一个公共产品,它有利于全球的发展和全球的繁荣,进一步推动全球化进一步更加普惠、更加包容。 “一带一路”建设我们不能理解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建设,它具有更加广泛的内涵,是面向全球所有国家的,只要大家积极参与,都有参与其中的机会,都可以从中获得利益。

第二个关键词是把握机遇。

可以用三句话来形容,一个就是“一带一路”已经在全球逐步成为一种共识,被许多国家和重要的国际组织所接受。

第二句话,中国的企业在许多优先领域已经取得了很多实实在在的进展,比如在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方面。

第三句话,我们还要看到,企业正在积极参与“一带一路”“走出去”并且发挥着重要作用。 中国企业目前在“一带一路”参与了56个经济合作区,都是由中国企业来主导开发的,已经入驻的企业按照2016年年末的数字来统计,已经达到了1082家,而且它们为当地创造的税收达到10亿美元的规模,为当地带来新的就业岗位已经增加到18万人左右。

第三个关键词是困难与风险。

比如,许多企业还在反映,尽管我们在为企业提供各种各样的信息和便利服务方面,已经取得了明显的进展,但许多企业还是觉得政策的支持力度不够,人才储备不足,资金融通的力度和企业预期还有较大的差距,配套措施还不完善。

同时,企业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过程中,各自都有它的发展战略和规划,这些战略和规划主要是围绕其自身发展的需要。

投资落地的国家也有自身的发展愿景和规划,如何实现利益的统一也是一个难点。

除此之外,政治风险、法律风险、安全风险和商业风险也都是中国企业必须关注的问题。 高培勇:“一带一路”推进了税收制度的全球化“一带一路”沿线的54个国家,目前已经签署了税收的协定,2016年的数据是为中国的金融机构、企业减免了境外税收278亿,中国为境外的纳税人在中国减免税收280亿,基本上是平衡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培勇在峰会论坛中表示,“一带一路”倡议实施过程当中之所以会涉及到减税问题,说明中国的税收和境外比相对确实偏高了。

从总体税负上看,我们并不比国外高,也就是说把我们所征的税作分子,我们的税负并不比其他国家高。 原因是我们的税制结构是不一样的,中国人脑子中,政府缺钱找企业要。 一年政府所征收的全部税收当中,90%甚至更多的钱是出自企业腰包的,这跟海外的税收来源结构是不一样的。

大体上来讲,企业交的税和个人交的税应该是各占一半的,所以这是一个结构需要调整的问题。 中国政府在实施“一带一路”的过程当中,给企业减税了,它拿什么减?这也是一个我们要关注的话题。 目前的条件下,其实最好的减税的办法,就是给企业减税,然后给自然人加一点税,这才是一种平衡的办法。

可是我们现在出现的问题是,给个人加税非常困难,给企业减税非常容易,所以这两者之间出现的差额是通过增发国债来弥补的。 我们现在实施的减税,在很大程度上是借钱来减的税。 在“一带一路”建设税收这个问题上,我们会有两个结果,一是我们推进了税收制度的全球化,尽管会遇到种种障碍。 二是它对于中国的税收制度而言,一定是一个极大的改革的推动力。

黄益平:“一带一路”给人民币国际化提供载体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教授认为,“一带一路”给人民币走向国际市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载体,未来我们做项目也好,搞贸易也好,人民币使用还有很多的机会。

一个货币能不能成为国际货币,不光是我们自己说了算,还是由国际市场说了算。 人民币能不能成为国际货币,也是由国际市场说了算,但是很多功课是要做在国内的。

美元能够成为国际货币,跟美联储的地位有关,它能保持美国金融的稳定,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前提。 经过我们的研究发现了在“一带一路”背景下关于人民币国际化的几个结论。

一是人民币要成为一个国际货币,必须要有一个强大开放的经济体来支持,所以持续增长,继续开放是很必要的前提。

二是必须有一个规模很大,产品种类很丰富,同时流动性很充裕、相对稳健的国内的金融市场。

只有这样一个开放的市场,才能容纳很多国际的投资和融资的需求。

我们要让外国人持有我们的货币,你得让他有地方投资,像过去一样,一说人民币国际化就是让香港人、新加坡人在银行里存点人民币,这其实是不可持续的。 三是我们的政策和体制机制需要完善。 外国人愿意不愿意长期使用和持有人民币,是对你政策、体制机制的检验。

你能不能保护产权,你的体制机制能不能长期支持经济的长期增长,我们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短期来看,眼下比较着急的一件事情,就是要改革、完善的我们的汇率体制。 (责编:王吉全、崔东)。